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逆王传说】(01)【作者:倚剑扶摇
逆王传说】(01)【作者:倚剑扶摇
 字数:617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觉醒
 
  「啪……啪……啪」,宽阔的洛克大公府院中,安迪被双手吊起在树上狠狠 的抽打着。亚美帝国上层贵族们用亚美尼亚虎的尾巴特制的鞭子,狠狠的抽打在 身上的感觉不仅仅是疼痛,其带着些许毒性的毛发带来刺伤会给人带来加倍的苦 难。
 
  「该死的下贱的尼斯族杂种,竟然敢亵渎尊敬的洛克大公,要知道自从公爵 大人就任后,整个绿霞星都没有人敢这样做!」一个维博族亲卫打扮的青年人正 在狠狠的挥鞭,「如果不是洛克大公的守护,我们这样的边疆星球能够得到这样 的安宁么?你这个该死的杂种!」
 
  安静的躺在单门独栋的宿舍间里,安迪只剩下了呼吸的力气。二百鞭的刑罚, 即使是强壮的哈罗族壮汉也会被打个半死,更不要说只有十五六岁的尼斯族少年。 安迪浑身的伤痕上,亚美尼亚虎尾巴上的毒性正在缓慢侵蚀着他的神经,刀割一 般的剧痛却无法让他昏迷。睁开一直闭合的眼睛,一抹恨意闪过,安迪始终无法 知道自己哪里冒犯了公爵大人,难道仅仅是因为自己在她面前吹奏了一曲横笛么? 自己的命运就只因这么一个可笑而莫名其妙的理由而终结么?
 
  「我不甘心!」安迪在心中愤怒的嘶吼。忽然他的身体里涌动起一股炙热的 火流,围着他的身体经络在缓缓律动。这火流不是第一次出现在他的体内,每当 身体受到创伤,这股火流就会蠢蠢欲动,修复他的身体,强化他的力量,甚至刺 激他的头脑,激发着他有一种毁灭的欲望。但是他从来没有让这股火流完整的律 动过一个循环,因为这股火流每前进一些都会明显燃烧着他的肌理、骨骼、气息, 甚至生命,他甚至猜测当这股火流运行一周天后,自己是不是像是昙花一样,绚 烂那么一刹那就会死掉。
 
  但是这一刻,安迪没有再去阻挡这股火流的燃烧,甚至有意识的去加速这种 燃烧来获取从未体验过的力量。得到洛克大公的点名关照,安迪今后的生活不可 能在有平静和安宁,如果每天都遭到肮脏的欺凌,那么与其装疯卖傻,苟且偷生, 不如轰轰烈烈的一战而死。体验着身上不断增强的力量,安迪虚弱的身体中满是 喜悦,作为一个下等民族的奴仆,从小到大遭到过不知多少次欺凌,为了生存都 默默忍受,这次终于可以不用再忍受,拼尽一切挑战一个高不可攀的强权,这种 解脱枷锁的快乐甚至压过了面对死亡的恐惧。
 
                 夜
 
  安迪默默的行走在阴暗的角落里,奴仆卑微的黑色装束给他带来天然的伪装, 熟练的绕过一道道监控光脑的区域,来到大公寝院门前。这里没有仆从,更没有 监控,24小时开启的能量防护罩会隔离一切没有秘钥的入侵者,更何况公爵大人 自身也是身具火凰战体的星轮武者,如果能破除这一切因素的强者入侵,那么监 控和仆从存在也是一个摆设。
 
  存着求死之心的安迪在防护罩前并没有犹豫,拼尽全力的一拳轰了上去。印 象中能量撞击的巨响并没有响起,在手臂接触能量护罩的瞬间,密实的能量如同 溶解一般消散了一个缺口,让用力过猛的安迪急剧得冲了进去。踉踉跄跄在一棵 树前停住脚步的安迪,不可置信的回身看看防护罩,依然紧密如初,再看看自己 被燃烧的近乎透明的双手,只好暗骂一句「日了狗了」,继续前行,自己的生命 可能只剩下几个小时了,要抓紧时间。
 
  轻轻推开洛克公爵寝室大门,安迪并没有存有偷袭之心,凭他的斤两在星轮 武者面前隐藏,纯属痴人说梦。一抹靓丽的倩影安静的坐在茶几边,红发白衣, 微微而笑,一头波浪般的长发柔顺的垂下,新月般美丽的秀眉,一双丽目顾盼生 辉,挺秀的瑶鼻,香腮嫣红,点绛般的樱唇,如雪的脸颊甚是美艳,晶莹剔透胜 雪般的肌肤如酥似雪。
 
  「是你?」丽人轻轻扬头,清丽的声音带着一股诧异。
 
  「……」安迪没有回答,继续向前。
 
  「你来做什么呢?」丽人如玉的脸颊上带着一点疑惑,看起来更加美丽。 
  「战斗!然后干掉你。」
 
  「很有理想啊!」
 
  「人没有理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可是在我眼里,你就是一条咸鱼啊。」
 
  「不要废话了,无论我如何下贱,今天我愿意燃烧我的一切,只要一次闪光!」 
  说着,燃烧的已经有点意识模糊的安迪挥拳砸向女人。少女微微翘起的嘴角 忽的抿起,玉手一挥间,一团红色能量光芒砸在安迪身上,将他重重的拍在合金 墙壁上。疼痛让安迪猛地清醒过来,忽的发觉燃烧的身体中似乎注入了某种燃料, 自己生命消耗速度似乎减慢了一些。一摇头间,在此挥拳冲上去。
 
  少女看到安迪似乎并未受到什么致命伤害,很是惊讶,饶有兴致的又挥出一 团能量砸在安迪身上,「彭!」安迪又一次拍在合金墙壁上,这次燃料注入感更 加明显,剧痛的身体似乎都感受到一丝久旱逢甘雨的欢悦。
 
  继续冲上,继续飞回。一次,两次,十次,二十次……少女的表情有些凝重, 看着安迪更加感兴趣了。
 
  「你这样是干不掉我的,不如臣服于我吧!」少女忽然开口说道。
 
  安迪已经被剧痛折磨的失去了语言的能力,只是坚定的一次又一次的冲向少 女。
 
  「不乖啊,让我制服你,看看你的特殊之处吧!」说着,第一次行动起来, 迅捷如电的抓向安迪的手臂。在玉手抓住安迪手臂的瞬间,一股发自灵魂的灼烧 感刺痛的她呆滞了一下,随即就被安迪一把抱在了怀里。冰火两重天,这是安迪 和少女分别的感受,少女只觉得浑身仿佛被灵魂之火炙烤一般,疼痛的丧失了控 制身体的力量,浑身的元力仿佛从身体中不断流入到安迪身体,而安迪则仿佛夏 天中抱住了一个冰水袋,一股温润沁凉的感受从怀中玉体上不断沁入,一种解脱 的快感让他发出一声长吟。
 
  「你快……放……开我!」少女艰难的说道,星轮武者的强大武力在那种强 力的灼烧下,完全无法施展。
 
  安迪刚想说话,猛然间,那股略微降温的火流猛地再次暴涨,烧的他瞬间无 法思考,只能机械的抱着怀中的女体,从中攫取一丝温凉和生机。随着火流的不 断增大,安迪想尽办法增加那一丝温凉的汲取。一件件碍事的衣物被他粗暴的解 下,随着肉体的直接接触,沁凉感更强了,但是还不够,要再想办法。迷乱中的 安迪疯狂的吻着怀中的女子,眼睛、耳朵、鼻子、嘴唇,粗暴的亲吻和吮吸并不 能带来什么改观。忽然间,硬邦邦的肉棒仿佛摩擦到了一个小孔洞,下意识的向 上一挺,两人都「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女子是因为忽如其来的剧痛,而安迪则 是因为忽如其来的润泽。仿佛一个水光致致的水果被切开一个小口,甜美的津液 带给人一种畅美无言的快感,一股清泉一般的能量更是从孔洞中汹涌而来,仿佛 给强大的火流带来了强力的润滑剂,使之越走越快,越走越顺畅,不断熔炼安迪 的禁锢、肌肉、骨膜、丹田。
 
  不知不觉间,少女的双手已经搂住了安迪的脖颈,双腿也盘在了他的腰间, 而安迪则双手托住她的粉臀,一上一下的律动,婉转低吟在两人耳边回响。火流 运行三周天,少女体内的元力被吸收的干干净净,安迪体内的火流也猛地冲进了 丹田。两个人同时醒来,即使以少女的淡然,也是一声尖叫,愣愣的看着近在眼 前的安迪,冒出一句「你要死了……」。
 
  安迪刚清醒后本也有些懵,不知怎么的竟然把女人给强上了,但听她仿佛裁 决似的结论,猛地一股怒气升起,你这淡定的女神范到底修炼了多久啊!猛地托 着她走向墙边自己刚刚撞出的凹陷处,把她放进去后大力掰开她柔滑细嫩的双腿, 不顾她刚刚破瓜,挺枪拼命的刺入,然后连根拔出后,再猛力刺入。
 
  「啊……啊……」忽高忽低的呻吟声逐渐从少女口中发出,虽然极力想忍住, 但失去元力后的少女脆弱异常,被男人这么用力的抽插,终究是无法忍耐。听到 自己的呻吟声,白玉般的脸庞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红晕,仿佛觉得自己的行为 很不好意思。
 
  「你不是高高在上么?你被干的时候怎么也会叫?」安迪想到自己莫名其妙 挨得鞭打,越发有力的操干着少女,快意的讽刺道。
 
  「男女交欢会感到欢乐,这是身体的本能,有什么好炫耀?肤浅!」少女脸 上虽然红晕,但却淡定的回击着。
 
  「让你肤浅!让你肤浅!……」安迪被少女淡定的有点不淡定了,恼羞成怒 的用行动宣泄愤怒……少女并没有反抗,只是闭上眼睛安静的承受。看着少女安 静的样子,狂暴的安迪终于也平静下来,觉得自己似乎是有些过分了,在这种时 候都如此从容的少女确实显得自己太过肤浅,于是他也放缓了抽插的节奏,低下 头慢慢吻着少女的眼睛、脸颊、耳朵,认真的用舌头舔、舐、吻、吸,温柔而熨 帖。在吻到玉颈时,少女猛地身子绷紧,双手用力去推安迪,不安的说了一句 「痒呢!」。安迪仿佛发现新大陆一样,更加认真的去照顾她粉嫩的玉颈。少女 呼吸越来越粗重,不安的扭动着屁股,脸上的红霞越来越重,低声呢喃道:「不 要……不要亲了,好痒!」
 
  不知不觉得,随着少女的呢喃越来越重,安迪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双手 也按住少女的椒乳用力的揉动着。「停一下好么?我要……尿尿!」少女终于忍 不住了,红着脸庞轻声的说道。听了清丽少女说出尿尿两个字,安迪再也忍耐不 住,继续加速,疯狂的挺动。「啊……」两人同时高声大叫,安迪感觉到少女阴 道中一股又一股的阴精用力的打在龟头上,终于忍不住射出阳精。两股液体相遇, 一股极为强大的能量风暴猛地卷起,从两人交合的位置出发,在两人经脉中快速 运转。赤裸的一对男女仿佛痴了一般,静静的抱在一起,无视了时间的流逝,一 个时辰,两个时辰,忽的两人齐齐一震,猛地分开。
 
  安迪只觉得浑身充满了强大的力量,即使在自己燃烧生命时也不曾达到这般 的力量,自己的筋骨、经络、肌肤都笼罩着一股一层亮光,丹田中一股强大的元 力生发,自动在自己经络中不断循环,每循环一圈都能感受到明显的变强,而自 己心脏位置多了一个火凤图案,栩栩如生,仿佛随时要展翅飞翔一般。呆呆的看 着自己身体的变化,安迪被少女的充满惊讶的声音唤醒。「怎么会这样?」高贵 而淡然的少女此时小嘴大大的张开,一副活见鬼的表情,让她多了几分可爱气息。 
  「对不起,你没事吧?」安迪有些惭愧的问道,虽然有一段时间失去了神智, 不过他却清晰的记得自己在少女身上疯狂的掠夺元力,虽然随着射精带过去了一 部分,不过想必此时少女发现了很大的亏损吧。
 
  「虽然我修为后退到了九级大武者,不过元力纯度却提升了一倍,等我再次 修炼到星轮壁障,突破星轮轻而易举,而且战力估计会翻上几番,虽然不如你直 接从普通人突破到6 级武者,但我并没有吃亏,因此你不必因此而愧疚。」少女 语气回复了平静,仿佛刚才的强暴并没有给她带来任何负面情绪。
 
  「我想问你,为什么要找人来对付我?难道仅仅因为我这个下等贱民吹了一 首你不喜欢的曲子么?」淡定下来的安迪脱口问出了自己一直不明白的问题。 「那是因为你太弱啊」少女清清淡淡的说道。
 
  「……」安迪被少女的直白怼的翻了翻白眼,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你应该知道我并没有说谎,我听到你的曲子,只是想到一个好友,皱了皱 眉头,可能有人会错意了吧!而你连这点波澜都承受不住,只能说你太弱小。」 
  「这么说这一切都要怪我咯?」
 
  「弱小是最大的原罪。我的男人,请你记住这一点。你儿时有没有用水灌过 蚂蚁洞,有没有捏死过小虫子?它们有过错么?你有恶意么?只能说它们太弱小, 承受不住你的玩笑罢了!你我也是一样的。在这个世界上,实力就是最大的道理, 胜利是唯一的永恒。」少女清丽的脸上满是庄严和肃然。
 
  「那这么说世上本没有公平和正义咯?强者欺凌弱者份数应当么?」
 
  「虽然这么说你不开心,但是事实上来说,是的。强者与弱者获得同等待遇, 分享同等资源,是对强者的不公正。尤其是在这茫茫宇宙中,危机四伏,强者保 护弱者,然后享有特权,很公平。」
 
  「那些联邦呢?为什么他们就能实现平等呢?他们为什么不会出现肆意欺凌、 打杀弱者?」
 
  「方式不同罢了,圈养起来,用货币、用物价、用教育去剥削和麻痹,和帝 国有什么区别么?当面欺凌和背后剥夺,你觉得哪个更凶狠?」
 
  安迪无言以对,换个角度,再去看待自己之前的人生,顿时觉得百味杂陈, 难道和自己这样的平民就只能充当强者的玩具和羔羊么?难道公平和正义就真的 不存在么?
 
  「不要在纠结这些了,我的男人,与其思考这些,不如努力变强,只有强者 才有资格去思考这些。」少女清清翠翠的声音把安迪唤醒。
 
  「你不恨我么?毕竟我刚刚那啥你了?」
 
  「你有资格做我的男人,而且你已经做了,我没必要去恨你。」少女说起这 话时,有种淡淡的骄傲,仿佛感觉自己的眼光不错。
 
  「你是不是从来没有主观情绪这种东西?」安迪很无奈的问少女。
 
  「我有情绪,但我更尊重现实,就像现在,如果你没有那邪异的战体,你现 在应该躺在外面的地上,而不是抱着我坐在床上。」少女继续淡淡的说着。「与 其纠结这些,做些有价值的事情。我叫艾丽斯,现任绿霞星洛克大公,我要怎么 称呼你,我的男人?」
 
  「我是安迪,安迪·所罗门,尼斯族下等人。」
 
  「不,不,我想你要修改一下自我介绍了,你已经觉醒了战体,还获得了我 的凤凰印记,你已经完全具备进入上等民族的资格了。」少女打断他,俏皮的说 道。
 
  「什么战体,什么印记?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旧元结束你应该知道吧?由于核武国家的战争失控,辐射几乎摧毁了整个 母星,母星上的居民要么在辐射中死去,要么则是基因在辐射中变异,获得了不 同的能力,以在末世生存并创造新纪元。因此我们现在的人,可以说都是那个时 代母星强者的后裔,只不过有人完整或部分继承了那些强者的能力,有些则在繁 衍中淡化了基因。战体就是那些先天拥有或后天激发的能力,比如我的火凰战体, 天生拥有火元力满亲和度,而你,似乎是一种攫取能量并燃烧提纯的战体,我看 不太懂。」艾丽斯说道这里,脸上闪过一丝迷惑,又接着说:「至于凤凰印记, 是火凰战体的初夜衍生天赋,意味着生命和能量共享,我们两个无论谁死亡后, 都能够借助凤凰印记,在燃烧对方一半生命后,复活。」
 
  安迪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了,他忽然发现这个世界好大,自己好傻,原来的 自己活得竟然如此……卑微?这个世界的真相竟然只掌握在小小的一撮人手里, 生活就是一场戏,只有那么几个是主角,其他的人呢?全他妈是龙套么?
 
  「好了,安迪,不要在胡思乱想了。凤凰印记产生的几率可是很低的哦,有 了这个,我们就是彼此最坚实的伙伴了,与其去思考一些无聊的东西,不如疼爱 一下你的女人!」说着脸上浮起一片红霞,轻轻的吻上了安迪的嘴唇。
 
  安迪被艾丽斯的「勾引」深深吸引,抛开一切,轻轻抱起艾丽斯美妙之极的 玉体,走向了宽大的床榻。反正自己没有死,而且有了一个美丽强大而又可靠的 伙伴,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呢?或者最重要,性福的活着,更重要!!
 
  ps:这些年看过很多故事,自己都快记不清了,很多时候一些闪光的片段都 会在记忆中一闪一闪的,所以一直想自己干脆把这些闪光的碎片穿起来,做一个 漂亮的链子,可是一直很忙碌,直到最近才下定决心。之所以要发在这边,真心 是觉得很多经典的书,真的就差那么一点点绯色的描写,就可以更完美,更引人, 可惜国内的环境是不能写的,总让我觉得有点不够真实,所以我想在这里试试。 最终申明几个事情,以免误人。
 
  1 、我觉得「色而不淫」才是正道,看过很多乱伦、绿母之类的,刺激过后 更空虚,有时候甚至心理堵得不舒服,反而是一些很不漏肉的描写让我回想起来 很兴奋,很舒心。因此我会努力追求这种境界,且我确实纯洁的不太会写肉戏, 因此这肯定不是手枪文,不喜勿入。
 
  2 、这个故事的情节我基本捋顺了,但是节奏和语言我是完全没经验的,所 以难免会有情节拖沓,摆布不当的,h 少一点,难看一点,凑活着看,我尽量改。 
  3 、这个故事纯粹是我自娱自乐,估计会吧我看过的很多小说的东西或者设 定乱入进来,有洁癖的,我不是故意抹黑你们心中的经典,真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